袁晓芸微微蹙了蹙眉,但也没拒绝Dr. 郭的魔爪,就继续冲洗轻揉她颀美的玉颈,淡淡的娇声说着,“多大?我记得他说他高中毕业后,自己贪玩了两年,现在二十岁呀…”

  “嘿,你被那个小鬼骗了吧,我看过他的简历,跳过两级,也耽误了两年,现在正好十八岁,哈哈,看他那豆芽菜的模样……”

  Dr. 郭爽朗的笑着,可掌中却恣意在水中捏着袁晓芸那滑不留手丰腴雪乳,把袁晓芸那35E的乳球捏得不住变形。

  “啊……讨厌啦……疼嘛……”袁晓芸低声娇呼着,扭着腰肢躲开了Dr. 郭的魔爪,然后有些吃惊的说道,“什么嘛…他比人家要小快三岁了…他干嘛要撒谎呀!”

  Dr. 郭的手被推开,他倒也不气,依旧儒雅的笑着靠回了浴缸,随口说着,“哈,你这冰雪聪明的小妮子会不明白?他当然是不想被你看低,想追求你呗…”

  “您别乱讲嘛…侯果才没有呢……他是人家学弟,怎么成,再说人家是雨泽的,他知道的……”袁晓芸娇声说着,自然放松的轻揉冲洗着她自己胸前那对饱满的大玉兔,虽然俏脸绯红,可却对Dr. 郭的凝视不闪不必。

  靠!看来不是我多心,Dr. 郭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看出了侯果对晓芸的企图——可晓芸的话是什么意思呢?虽然她依旧坚持是她自己是属于我的,可是她谈及侯果的话语,不但没有什么排拒,反而有些亲近。难道,是我的偏执在作怪吗?

  “哈,你自己斟酌吧,”Dr. 郭不置可否的一笑,用他干瘪满是黑斑的腿蹭着袁晓芸那双玉润修长的美腿,吃着葡萄,叮嘱的说道,“还有,那个Cherry可不简单,又是个长舌妇,以后你少和她来往,知道了吗。”

  “好啦…人家知道了嘛!Cherry的事情您都和人家唠叨好多次了嘛…”袁晓芸嘟着小嘴娇嗲着,白嫩的长腿撒娇的故意轻撞着Dr. 郭干瘪的腿。

  “嗯…好,不罗嗦了!”Dr. 郭仿佛为难的长辈似的说着,抓揉着袁晓芸玉润的膝头,语气略有不屑的继续说道,“对了,K那个老东西最近有没有难为你?”

  “嘻,还好啦,从您那次和他吵了之后,他也没那么过分了……”袁晓芸轻笑着,从一旁倒了些沐浴乳在手心,继续缓缓轻拭着白嫩的身子。(网 <a href="" target="_blank"></a>)

  K是谁?孙雨泽感到一阵疑惑,除了生活学业,Dr. 郭还帮晓芸出过头么?

  “嗯,那就好,反正听说他最近挺忙的……”

  “是呀,上次见面,他就说大概三个月不会再见了呢……”袁晓芸正把身上的沐浴乳冲净,随口说着。

  三个月!孙雨泽心头一震——这不就是上次在春节联欢会时,那个老相好欺负完晓芸,对晓芸说的日期么?Dr. 郭又叫那个人老东西,也就是说,这个“K”就是那个老相好!

  靠!这么说来,Dr. 郭不但知道那个老相好的事情,而且还相当清楚。晓芸说Dr. 郭还为了她和那人吵过,也就是Dr. 郭还帮助过晓芸处理和那个老相好的事情。可恶!事情竟然这么麻烦,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!

  我曾经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解救晓芸,可是现在,连事情都没弄清,还说什么解救呀!

  孙雨泽又是气又是内疚,也什么都做不了,只有脑中不断的乱猜着。

  K是谁?学校中那些有权势的白人中,谁的名字是K开头的?晓芸把这一切都瞒着我,是怕我离开她么?可是她为什么会卷入这些呢?是不是她最先被那个老相好骗了,而最后又不得不让Dr. 郭来解救呢?可是,她为什么还会和两边都保持着关系呢?是晓芸无奈吗,还是她真的想占尽各方便宜呢?

  不,不,我的晓芸不会是这样的女孩!她一定是有所苦衷,为了在这异地生存,而不得不委曲求全!

  孙雨泽无助的乱想着,屋中又传来了一阵水声,Dr. 郭站起了身,光着老态的五短身体,挺着跨下稀疏黑毛中软小丑陋的下.体,跨出了浴缸,完全没有了那副师道尊严的庄重,脸上那和蔼的笑仿佛只是年老之后的一种不再估计廉耻的厚脸皮。

  他大大咧咧的用浴巾擦着体毛稀疏微卷的身体,挺着软小的老J8对着浴缸中的袁晓芸,随口说着,“来…芸…今晚多陪陪我…给我好好吃两下…”

  “嘁…您真是的…白天百般夸郭太太贤惠,你怎么不让她陪你…人家才不陪你呢…”袁晓芸美眸含嗔,嘟着樱唇,伸出一只纤纤玉指,薄有一分衅意的轻戳着Dr. 郭的腿根。

  看着袁晓芸那妩媚娇憨模样,Dr. 郭乐得更欢,“嘿嘿…你这个小妮子,还吃醋呢,好,好,你不但贤惠,还又聪明,又漂亮,又年轻,好不好?对了,还有,明天一早我就给院主任打电话,让他给你写推荐信,如何?”

  “哼…这样还差不多嘛…不过,人家明天真的约好了去自习的…不能多陪您哦…”袁晓芸俏脸微红,闪亮的欧式大眼又是窃喜又是羞赧的向上瞥着Dr. 郭。
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是乖学生嘛,快来…”

  “讨厌…”袁晓芸酥媚的娇骂着,侧过白嫩的身子,一只玉手轻轻托起Dr. 郭皱褶恶心的卵袋,另一手握住中间那根疲软的下.体,用白嫩精致的手指缓缓褪下肉杆上的包皮,露出那紫粉的鬼头,然后伸出丁香小舌,美眸诱惑瞟着Dr. 郭,灵活的舔了上去。

  天呀!

  孙雨泽不敢相信,虽然袁晓芸曾被男人欺负,可是平日的袁晓芸是那么单纯善良,又是那么诚恳正直,记得他们曾经也说起过学校中的性交易,她是那么的嗤之以鼻——可现在,她竟然是那么妩媚纯熟的和她的老导师打情骂俏,是那么熟练细致的用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檀口舔弄着Dr. 郭的老J8,而换取的,是实习的机会,是一封重要的推荐信!

  孙雨泽感到被骗,背叛,可是又不相信袁晓芸是甘愿的,心里无比气堵,可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而清晰的窥视着屋中自己女友为了学业,卖力的把她爷爷年龄一般导师的下.体含入口中,他胯间却越发涨硬。

  “嗯……好棒!”Dr. 郭一脸满足的低着头,轻抚着袁晓芸的秀发,继续说着,“对了,芸…嗯…你也快毕业了…就该稳定了吧!认真想想终身大事吧!嗯……”

  “唔……嗯……您真是……要在这个时候说……唔唔……嗯……您真是坏死了……唔……人家说过……要和雨泽在一起的……唔……您别提那个老话题了嘛……唔唔……”袁晓芸仙女清丽脱俗的俏脸就紧贴在Dr. 郭满是老态皱褶的胯间,她边卖力的舔弄含吮着Dr. 郭那恶心的卵蛋,边夹杂着唾液,含混不清的娇吟着。

  靠!

  虽然晓芸口口声声说要和自己在一起,可是看着她把眼前那老男人的下.体舔得一片湿濡的一幕,孙雨泽心里不但没有半点开心,反而是揪心刺骨的难受,可身下物什中的欲火却无从发泄,他只能无奈的把手伸入了胯下,开始套弄了起来。

  “嗯……芸…虽然是老话题……啊. 嗯……你可考虑一下吧…嗯…我的儿子…三十七岁,正直壮年……嗯…就缺你这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呢……他现在当上了教授,又在大公司兼职经理……嗯…比那个雨泽好多了……嗯…”

  在袁晓芸巨细靡遗的舔弄下,Dr. 郭的下.体依旧是软小下垂,可他还是抓着袁晓芸的蜷首,一前一后,用他那根软J8在袁晓芸口中勉强做着活塞运动。

  “唔唔……您……坏死了!唔啊……现在这样欺负人家!唔唔……还要……给您的儿子……唔……当媒人……这样……唔……好奇怪好下流!唔啊……人家不要听啦……”袁晓芸断续的娇吟着,玉手轻托着Dr. 郭的下.体方便他抽插,另一手揽着他的腰,保持着正一起一伏的雪白身子的平衡。

  “嗯……有什么好奇怪的…他要是…嗯…有你这么好的媳妇,可是他的幸运……那样你以后生活也就稳定了……嗯嗯……再说……我这命根子早就不行了,也没好好‘用用’你…嘿…这福气留个儿子还不行?”Dr. 郭缓缓在袁晓芸口中挪动着软塌塌的下.体,随口说着。

  妈的!这个老变态,原来他竟然早就不举,还要这样玩弄晓芸!

  虽然听说袁晓芸并没有被Dr. 郭占有过孙雨泽感到一丝安慰,可是看着眼前袁晓芸尽心的含着他的软下.体,猜想Dr. 郭这个性无能是如何在这两年中凌辱袁晓芸的,他心里反而更是恨得痒痒!

  “唔……真是的……你不要再劝人家了嘛!唔唔……您知道……人家心里想的是雨泽!唔啊……和利恩在一起……唔……他也不会快乐的……啊……唔……”袁晓芸美眸半闭,红着俏脸,边把Dr. 郭的软J8吸唆得“啧啧”有声,边吞吞吐吐的娇唤着。

  “嗯……你还真是倔脾气……啊……这样吧…嗯……你以前也和利恩见过……嗯……看着我帮你忙的份上……再和他见一次……嗯……如何?”Dr. 郭劝诱的说着,似乎已经玩够了这样“空包弹”的游戏,从袁晓芸口中拔出软小的下.体,下流的在袁晓芸的俏脸上抹蹭着。( 绿帽哀歌:女友出轨日记 9haokan/4/4727/ 移动版阅读m.9haokan )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久久小说下载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绿帽哀歌:女友出轨日记,绿帽哀歌:女友出轨日记最新章节,绿帽哀歌:女友出轨日记 乡村迷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18 久久小说下载网